学姐好辣上52KB


时间:2021/1/22 11:36:50

本帖最后由 水瓶牛仔 于 2012-5-5 03:20 编辑

父母亲又觉得北部的五专不好考,便叫我考南部五专。的确绵緂綮绹,碟碲碥砀

当年的北部学校分数都高于南部,要考国立的当然也要有点程度。

结果当然是考到高雄去啦,父母亲及长辈都说:「国立的好啊,这样将来出社会

找工作会比较有竞争力。

当时的我不以为意,我一直觉得,不管唸书就业就是要走自己喜欢的路,有兴趣,

就不会厌烦。

从小就是喜欢画画,只要给我一只笔跟一张纸,我就会乖乖的画,不吵不鬧,所

以母亲都说我小时候很好照顾,也不会耍脾气。

幼稚园到国中,我不晓得画掉多少颗树,老师同学也都赞誉有佳,起码我的画也

搭过飞机去日本比赛,虽然只有得了个优选。

那时家人不让我走美术这方面的路,我心情多多郁闷啊。当时的我沒能作出什么,

现在想想只能怪当时太听话。

第一次离家这么远,母亲焦虑的吃不下饭,不时耳提面命要我注意种种细节,在

学校要认真唸书之类的话。

父亲如往常,板着脸,嘟嚷着要母亲不要再替我紧张,孩子长大了,该是让他出

去体验人生了。

大姐二姐则是在一旁搭腔,说真的,我妈的碎碎念沒几个人能敌。

我吃着饭,一边点头称是,一边环顾这间餐厅,寻找一个能让我专心的焦点。

这间餐厅刚好就在学校大门口对面,空间虽不算宽敞,但也能容纳几十个人在内。

大多数的人都跟我一样,都是全家出动。

清一色都是这间学校的新生,有男有女,每个人的神情都不同,喜悦、慌乱,一

眼便知是菜鸟新生(我也是,怎么可以笑人家)

『这个美眉正点』『这个是恐龙级的』『这个真清秀』基本上只看女生,男生就直

接跳过。

? ? ? ?

用餐完毕,休息一下,喝杯饮料吹吹冷气,顺便再让耳根子痒一点(阿母,卖搁念啊

啦...)

我的视角刚好是向着门口的,所以来来往往的人都能盡收眼底。

而这间餐厅又都是玻璃的自动门与窗户,连外面红茶妹的身影都能一览无遗,喔喔,

又开始摇了。

『疑...那是』

在玻璃窗外,一对母女缓缓走过,那女孩清秀的脸庞、白皙的肌肤、飘逸的长髮,

深深吸引我的目光。

自动门打开,这对母女走进餐厅,我的视缐久久不能从那女孩身上移开。当然其他

男姓同胞也是。

『美,真是美』

父亲:「该走了,还要搬东西去宿舍呢。」

『啥?!我还沒看够啦。』

就这样,我与那粉嫩女孩就这样错身而过了...

带着满腹的怨恨,跟家人走向宿舍,心中仍唸唸不忘刚刚的粉嫩女孩。

『哇,好辣』『这个挺漂亮的』『喔,看到鬼』带着大包小包,走向宿舍的同时,

眼睛还是四处扫瞄。

但是粉嫩女孩的印象仍深深烙印在我心中,应该是说她刚好是我喜欢的型:长髮、

皮肤白皙、圆圆的脸型。

到了宿舍当然就是整理内务啦,顺便跟同学聊天,培养一下感情,以后就是室友了咩。

写到这里,感觉好像在写日记,学生时代的回忆吗?所以很多东西就跳过,不过由于

牵连的人事物太广大,时间也很长,所以尽量挑重点讲。

我们学校呢,男生比较多,所以有三栋男生宿舍加一间女生宿舍,排列形状是│==│─

==是女生宿舍,其馀直缐是男生宿舍,每栋都是独立的,只是都靠得很近,拿望远镜

就能直接偷窥女生房间。

不过女生宿舍99.9%的机会是窗廉拉下,所以在此无法满足偷窥狂的慾望。

另外宿舍每层皆有一只宿舍电话,可各宿舍互通有无,不用缴电话费,但是不能拨外缐。

以前那时候,手机还未普及,只有一种东西,小小一台,可夹在裤腰带上,沒错,就是

B.B.CALL

那时沒有中文输入,打公共电话只能输入数字,119是很紧急的意思,0806449就是詌

谯用,520、530、20303344就心照不宣了

又扯远了,赶紧回归正传,我们学校当年是以认"直系"为主,也就是说你学号几号,二

到五年级同学号学长姐就是你直系。

但是与你最亲近的是高你一届的直系为主,当然更高届的你要混得很熟也可以,端看

你跟学长姐有沒有博感情了。

第一天到教室,就有一堆学长学姐来认直繫了。不过学长的最终目的是来亏学妹的。

我们班男女生人数一半一半,有几个同学都满漂亮的,我们系通常一班就是有几个素

质不错的男女生。

不会像其他科系,不是一大票,就是小猫两三只。所以学长会来看学妹也是正常的。

很幸运的,我的直系二年级是位身材火辣、面貌姣好的学姐,而且人很亲切。

再加上她的好朋友,也觉得我这个学弟不错,也变成我的旁系学姐。

刚开学那几天,我都被同学亏。「厚...真是狗屎运啊你」「哇...我的直系跟你换好不好」

「卯死啊你」

大家都说我跟我直系长的很像,起初我也觉得沒什么,反正就当作自己姐姐一样啊,我

家就两个姐姐,再多一个也沒差。

而且二年级的学姐,也很开心,自己终于有直繫了,感觉就是等级提升不少。

新生入学,繫上一定会办迎新,那迎新能办什么呢?还能办什么,就是烤肉啊。烤肉才

是王道啊。

烤肉就是以组为单位,每组成员5名,就是一到五年级的直系为一组。

大家一起烤肉,一起聊天,增进彼此之间的认识。

我刚好只有一个直系学姐,其他都是直系学长。但我觉得学长的目的还是学姐啊。

时值夏天,我才真正体会到高雄的热情,我才知道什么是细肩带,什么是短裙。

在一两个月内,我就跟班上同学以及学长姐们混得很熟了。

学校的週遭环境也都认识的差不多了,有时在福利社,还会遇到粉嫩女孩。

只是当时的我,实在是沒什么追女孩子的经验与勇气,都只敢偷偷望着她。

而我的学姐,三不五时都会骑她的小50载我四处晃。嗯,好幸福的感觉呀。

所以我跟学姐的感情进展也很快,別想歪了,是学弟学姐那种感情而已。

后来在因缘际会的情况下,加入了科展的美工,反正都是自己繫上的事,就拼命做。

科展的工作期间大多是二到三个星期,一个星期筹画,两个星期开始制作。

所以我常常留在系办或老师研究室做美工的东西,而学姐也都借"科展"的名义,跑来找我。

应该算翘课啦,因为可以请公假,加上老师也都好讲话。

不过学姐什么事也不会做,就是坐在我旁边看我画东西,做海报之类的。

都会好奇的问说「哇,这个要怎么做呀?」「这个又是怎么画的啊」

不过这都还好,主要是她都靠我靠的很近,然后像小孩子一样,对桌上的东西指指点点。

我只要稍微转头跟她讲话,就会不小心看到细肩带里面的东西。

对于青涩稚嫩的我而言,那是种多大的刺激呀(虽然国中有看过A片)

就算是穿着一般的T-Shirt,靠得那么近,加上身材好,也是唿之慾出啊。

(以前不叫布丁,我们都称为汉堡)

而且又有香香的味道,对一边画画的我而言,真是痛苦的折磨。

若研究室只剩我们俩个,我脑中就会浮现A片的情节,真想把学姐推倒在桌上。

『你是好人,不会这么做的。』『完了,血液流到別的地方了。』

『神啊,这是种考验吗?』『忍耐,要忍耐!』『不能在这里做坏事。』

学姐:「你画我好不好?」

『啥?是人体素描之类的吗?』

我:「好啊,我就帮我最可爱的学姐画张美美的图 」

学姐:「学弟~~~你对我最好了,学姐沒有白疼你 」(然后就拍拍我的头)

『唿~~~好哩家在,沒冲动下去。』『学姐应该只是把我当弟弟看吧』『还是不

要想太多』

然后就这样过了一学期,放寒假就回老家,找老同学叙旧,说说大家唸书的感想。

过完年,领完红包,就跟家人要求买台电脑带去学校用,毕竟看到宿网这种东西,

不用太可惜了。

当时在宿舍,有电脑的人不多,况且当时除了打报告,玩BBS,似乎也沒啥米可玩

(当时有Voodoo,不过我只玩仙剑DOS版)

就这样,在宿舍与几个同学开始玩电脑这条不归路。

说到这,在补充一些学姐的资料,我学姐是台南人,专二就跟同学搬到外面住了,

我也常去那边看电视吃东西。

由于都是住女生,所以细肩带、热裤、小可爱几乎是她们的标准配备

『这,女孩子都这样子吗?真怕长针眼啊。』

不过大多都是认识的学姐,而她们也都把我当小弟弟看

『正太控吗?还是对我这种长相清纯的学弟沒戒心?』

当时的宿舍有门禁,我出来玩都要在十点之前回去,

不过学姐都会说:「你晚上就睡我这边就好啦,不用那么赶。」

当然都婉拒学姐的好意啦,对,沒错,我就是沒种,况且我也觉得不礼貌,不要

让人说闲话才是。

有时跟学姐去逛街、吃消夜,她也都会主动拉我的手,ㄟ...拉手腕啦,不是手掌

十指相交那种。

不过十个人有九个人会认为我们是姐弟。(幸好幸好,沒坏了学姐的名誉)

沒办法,当时我的身高还沒破165,加上发育延迟了点(我到专三才长高到175),

学姐还高我一些些。

甚至在学校打招唿都是:「学弟~~~学姐抱抱!」(然后我就会遭一堆人白眼,奇怪,

为啥学姐都不怕呢?)

我的眼睛,刚好是平视她的下巴,不过她抱我时,我都是呈立正状态(不是下面立

正喔),都是她主动把我搂紧的。

『啊~~~真好,那触感真是言语无法形容呀 』『Hanburger果然名不虚传』(不过学

姐班上还有个Burgerking)

就这样,在大家忌妒的眼神下,我跟学姐又快快乐乐的过了一个学期。

时值夏天,西子湾、澄清湖、莲池潭、观音山...

后来在BBS上喇赛,认识了外科系的同学,正好是住我楼上的,于是便跟我们班上住

宿的同学打成一片。

住宿生大部份都是吃饭一起、玩乐一起,我们当然也不例外,只是我常常是跟学姐在

一起。(到底是她黏我还是我黏她?)

而我的生活圈就是两部份"班上同学"跟"学姐"(我和学姐,究竟是什么关系?)

有一次,住宿的我们跑去西子湾吹风。(每个礼拜都要去一次)

大家又开始谈论种种话题,以前的我们超爱来西子湾聚会,感觉很轻松,也很写意。

(有时也会跟班上女同学来)

同学甲:「哇...今年我们就升二年级了,终于变学长啦!」

同学乙:「对厚,希望我能有个漂亮的直系学妹啊!」

就这样一群人开始鼓噪起来,吵吵鬧鬧好不开心。

我则和外科系同学聊一些私事。(就称他为情敌一号吧,为何会这样叫他,欲知详情,

下回分解)

情敌一号:「ㄟ,你不是跟你学姐很好,你喜欢她吗?」

我:「呃...」(当场不知要怎么回答,因为连我自己都很困惑)

我:「不知道,到现在,还不晓得什么叫恋爱的感觉耶。」

情敌一号:「是喔,多观察一阵子吧,我觉得你成功机率满高的。」

『啥?真的吗?学姐也喜欢我吗?』(年轻人就是受不了一些煽风点火的话)

情敌一号:「我也打算拼拼看。不试的话怎么会知道她究竟喜不喜欢你呢?」

情敌一号喜欢他班上的一个女孩子,只是不敢表白,都保持着同学的关系,好像还

满要好的。(只是我还沒看过那女生)

我:「掯,这么冲喔?有你的,加油啦,有什么地方需要小弟帮忙的,我一定挺你啦

。」(后来我很后悔说了这句话)

情敌一号:「嗯...」

当时我从他的表情看得出来,他真的是豁出去了,有一种视死如归的精神(这样说好

像不太搭)

因为我有个疼爱我的直系学姐及几个旁系学姐,我的功课几乎都不用担心,重点、

必考题一应俱全。

而我当然发挥同学爱,我有什么重点,也都会问班上同学要不要印,反正我也只是

但求60分。

某天跟学姐印完期末重点总整理后,学姐约我去吃海之冰,那有什么问题呢,就算

你约我开房间我也去啊。

我们吃完海之冰后,又去了渡船头,在船上时,感觉学姐心情不是很好,有种淡淡

的忧伤。『但,还是令我心醉啊』

上一篇:乡下的暴露 下一篇:老师女朋友